当前位置:主页 > 萧蔷新闻 >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发布时间:2012-12-10 02:53:57

一直在思考着给余德进一个明确的定位:出版人、车友、摇滚青年、企业家或文学青年……这是个很感性的人,很容易激动起来,他并不介意表达自己的情趣。
  聊起如何接触到音乐时,他说,1999-2003年,他在北京读书,那时候,流行搞乐队,他也未能脱俗,单人也干,参与乐队的时间要长一点。2003左右他在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一带已是小有名气的摇滚歌手。他说,如今的三里屯,偶尔还有歌手翻唱他的歌曲,如《受伤的男孩》之类。回忆那段日子,他说,那时候,他身兼三职:学生、歌手、报社实现员工。一次他穿着很摇滚很前卫的演出服在三里屯一家酒吧正在嘶声裂肺地唱许巍的歌,报社的几个同事到酒吧了,看到台上唱歌的余德进,就在台下指指点点的犯嘀咕了,估计同事们在想:“这人怎么那么熟悉?在哪里见过啊?”搞笑的是,一周后,余德进唱歌的酒吧老板觉得生意不太好,想做广告,于是去了报社,在广告部碰巧遇见西装革履的余德进,“他也没有认出我,因为我穿的是正装。”余德进说。
  人都有两面,一正一邪。不知道该用哪一面去写余德进,又该用哪一面去读余德进。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时候的他,是个学生。
  离开生活多年的北京后,余德进回到重庆和好友一起策划图书出版。回忆北京的日子,余德进还专门写了一本《三里屯的夜神经》,记载了三里屯纸醉金迷的酒吧文化。初次跟他打交道的人大都领略过他的口头禅:要做一个有智慧、有资源、有自信的人!因为长期策划人文地理旅游方面的书籍,国内的旅游城市,记者发现相当大一部分都有他曾经付出的痕迹。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谈起自驾游,余德进当之无愧的狂热份子,在编辑出版《阆中自助游》一书时,他在四川阆中古城住了三个月,参加了阆中(中国四大名醋产地之一)首次喝醋比赛。喝完醋,他也入乡随俗,跑到嘉陵江边对情歌,原汁原味的民俗文化至今让他回味不已。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说起启程最长,也是最为难忘的一次自驾游经历,当是走完中国34处世界遗产了。当时,他从贵州出发,耗时大半年,走完中国所有世界遗产,最终完成了《世界遗产-中国卷》的编著工作。回忆起这段自驾游经历,余德进说他最难忘的故事发生在云南三江并流处,当时,他开着一辆凯美瑞从澜沧江过去时,车子出不来了,倒霉的是那又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用他自己的话说,碰见外星人的几率都比碰见人类高,当然是夸张了。他和同伴正在发愁的时候,又来了一帮“敢死队”,车也爬窝了。他们和敢死队商量着先把他们的凯美瑞推到主路上,其实也不是主路,还荒草丛生的。“敢死队员”们正窝火,一定要先弄他们那个没有气的轮胎,最后再帮忙推车。余德进憋屈得不行,“他们两台车,我们一台凯美瑞,朋友边帮忙边赌气,我在一旁使劲的打气兼灭火。”修车过程中,他们俩开眼了,这帮“敢死队”的家伙真够专业够齐全,后备箱一打开,完全是一个小型汽车修理厂。他觉得,开车在外自驾时,最好是结伴而行,另外,必须的工具要带齐,否则出点什么事就是真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汽车改装》专访汽车发烧友余德进
  2010年同《中国国家地理》社长兼总编辑李栓科、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著名主持人李艾等各路精英时尚人士,将向中国最美冰川出发,穿越藏地生死线318国道。
  关于车的记忆,余德进说应该是在2020上,小时候,常常站在公路边,不断地指着街上的汽车向大人询问名字。从那时候就开始知道了JEEP,知道了各种汽车的品牌,从小就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爱车的愿望,在他的梦里也不知折腾过多少回。如今,美梦成真,闲暇时,最爽的事情就是开上自己的爱驹,带上心爱的单反,记录在路上的点点滴滴。
  临了,他说,从音乐到文学,从文学到创业,他一直游走在年轻人的放荡不羁和前辈们的成熟稳健之间。大概,这就是非主流生活的折腾之道。